《降临》改编自美国当代华裔科幻作家特德·姜的短篇《你一生的故事》,是以语言学取胜的科幻小说,曾荣获1998年星云奖。科幻的首要前提就是要先使整个设定令人信服,电影同原著一样,着重构建了第三类接触的对话体系,这套体系在小说中着笔墨太多。在电影中,它几乎也占满篇幅,然而这一切加法都是服务于做了减法的母女线,给予观众对未来部分的遐想。
影片对于外星生物和其语言系统的描述有别于以往,它的形象符合小说中的描绘——“看上去就像七条交叉的肢支起的一个桶。呈中心对称状,任一条肢都可当作手臂或是腿。”;“它的肢没有明显的关节,解剖学者猜它们是由脊椎骨构成的。”;“每边都有眼睛,每个方向都可称为‘前方’”。——人类将之称之为“七肢桶”,它们的形象超越了很多电影对于外星生物的想象,像站立行走的七爪章鱼,和人类不同的是,它们没有深喉系统。尽管也能发声,但在七肢桶的体系中,文字是更有效、直接、迅速的“语言”。
女主人公露易丝在与七肢桶的语言接触中,逐渐发现其语言结构与人类截然不同,它们的语言能同时表现因果。语言和文字是两套系统——文字不像人类文字那样呈线性时间,而是平面上的水墨符号(小说中是这么描绘的:“弗莱普和拉斯普贝里会堆砌符号,形成一个大集合,这样来写一句句子,这样形式的书写让我想起原始的象形文字”),没有前后关系,可以任意阅读(思维方式也是没有前因后果,可以任意看到“过去”和“未来”,目的是为完成“过程”)。所以它们能随心所欲支配文字,不消用语言表达,更不受线性时间控制,而它们发表的信息量多少取决于文字的大小。因为在非线性时间中这一切都是平行的。而人类的思维和文字,是有因才有果,是由线性导致的。电影中,那些像水墨画的文字,加上讲求因果,颇具佛家禅意的轮回意境。
所以影片也是采用了这种独特的叙事结构,全片可以视作露易丝写给女儿汉娜的一封信,不过这封信是先讲果再究因,这也是该片故事结构的独到之处。编剧故意在电影伊始,就用极大的信息量和快速剪辑道出“你一生的故事”的结果,之后的正片才是起因,目的是为了完成“过程”。剧作上,故意模糊了起因与过程之间的界限,被打破的线性时间是编剧的伎俩,直到最后一刻,观众才明白首尾形成了一道环(汉娜’Hannah’的名字也是一道环)。其中埋藏的包袱、因果关系都安排在精确的情节点上,不像另一部讲述宿命论的海因莱因小说改编电影《前目的地宿命》(Predestination)那样笨拙生硬的拼凑。
在露易丝研究七肢桶的语言体系时,编剧也在一步步铺陈她“学习”到了超越时间的语言,将未来的母女关系碎片化地渗透在她脑中。还没有意识到非线性叙事的观众,可能不会意识到这是未来,会认为这是回忆。露易丝预见了自己的未来,也遇见到女儿短暂的一生,她没有违抗命运试图改变未来,因为命运是不可阻挡的(片中,她也说过女儿是“不可阻挡的”)。因为,她所掌握的新语言,让她有了同七肢桶一样的思维方式,能同时看到“过去”和“未来”。既然知道了结局,还会去改变未来吗?完成“过程”才是目的。要知道,七肢桶来地球的目的也是为完成“过程”,它们看得比人类更加长远。露易丝改变尚将军看法的那场戏,同样是先遇见到结果(将军的解释和感谢),再透过结果去完成过程(用中文打那个电话)。
剧作上,对于未来(结果)做了留白的减法,因为一切都不用讲太透。作为观众,也完全可以通过“过程”去延展(想象)“起因”和“结果”,真正形成了一道环。
综上所述都是内在,影片外在对于语言系统和鸟蛋飞船的描绘也是引人入胜,那鬼魅的音乐更是推波助澜,甚至像是七肢桶语言的变奏。初登飞船时的引力戏,也打破了地平线构图,甚至还极好地运用了Dolly
Zoom的变焦拍法,来表现内部空间的纵深透视和炫目。整个美术设定和气氛烘托极为出色,完美地将小说中的非线性文字(因为看小说感觉根本无法搬上银幕)用线性的影像表现了出来。

对于人类而言,我们所生活的时间是一种线性的流动方式,就好比我写下这篇文章,是因为我看了电影并产生了思考,所以我把它形成文字,但是一边动笔一边思考,会不停修改措辞。而对于七肢桶而言,由于它们的文字不受时间的限制,因此过去、现在、未来是同时并存的,它们在说出一句话之前,就已经完全知晓其所要表达的含义了,也知道对方会说什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奇特(Grinch)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原著小说来自美国华裔科幻小说家特德·姜所写的《你一生的故事》。原小说本就是一部非常难被影像化的作品,充斥着大量的抽象概念和第三类接触的对话体系,改编难度极大。加拿大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的改编在原作的基础上保留了原始的世界观和这些重要的沟通过程,并在结尾处稍作改动,减弱了母女的感情线,让这文艺的科幻片给观众无限遐想空间的同时,又具有了一丝丝温度,不至于那么冰冷。

在七肢桶的文字系统内,这样的方式打破了传统人类认知基础上的语言规范,瞬间表达出一切的含义,又转瞬即逝。当文字的表达可以随心所欲的被支配时,传递的过程意义就远远高于思考的过程了。
书中提到了,七肢桶重复了人类的一个实验,即费马的最少时间定律,这个实验完美诠释了七肢桶和人类思维方式的差异。在我们人类所掌握的传统物理学范畴内,一束光要从空气中的某一点到达水里的某一点,那么它在通过水面的时候,由于传播介质的不同,光会产生折射。所以,是因为光在空气和水中的传播介质不同,因而产生了折射,这是人类因果论的看待角度。而七肢桶则是以一种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也就是目的论。

假如一束光的目的就是为了走一条时间最短的路,那么它应该怎么走?它必须在走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所有路径所花的时间,并选择一条用时最短的路线。光并没有自己的意识,但这是一种很有趣的角度,也决定了七肢桶的文字系统与人类语言系统的巨大不同。

图片 2

我们拥有语言、文明、艺术和爱,这些东西无论被放置在时间长河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连接彼此的法宝。也正因如此,我们才会被《降临》这样的故事所感动。我又想到了《大话西游》,至尊宝的故事在一开始就已经写好了,而他所做的一切无非是再一次印证了这个预言的准确而已。“你看那个人,好奇怪啊,像一条狗。”这难道不是至尊宝对于自己最无奈但也最有力量和温度的一句概括了吗?

如果让七肢桶来写这篇文章,它会在写下第一个字之前,就已经完全知道自己的这篇文章说了什么,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呈现,整个写的动作只是一瞬间的事。甚至这篇文章可以在看电影之前就已经写好,因为未来对它们来说也都是全知视角,他们所做的只是为了展示“写”的这样一个过程罢了。
这里问题就出来了,如果它在一开始就已经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为什么还要说呢?于是便有了关于自由意志和预测未来的关系。在书中作者这么写道,“自由意志的存在意味着我们不可能预知未来。”换句话说,如果我们预测未来的话,我们就不可能拥有自由意志。

《一生所爱》里有一句歌词:“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我想,也许这就是每个人都不得不背负一生的苦涩却又难以挣脱的枷锁。

我觉得一时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看完时的心情,除了被这部科幻片所营造的神秘而冷静的气质氛围深深吸引以外,影片构建了一个十分宏大且深刻的概念。与以往我们所看过的科幻片都很不一样,它并不依靠着刺激壮观的奇观化场景来吸引观众,我们甚至看不到热闹和绚丽的空战场景,也听不到震耳欲聋的打斗爆炸音效。相反地,它的气质是静谧、沉郁和凝重的。

外星生物七肢桶,有着七根形如触手一样的肢体,它们幽幽地漂浮在空中,面对着来自人类的询问,给出了一个个如中国古代水墨画式徐徐展开但又意义不明的图案。这些看似随意渲染开来的水墨图案代表了七肢桶的文字系统。如果说七肢桶的语音系统还会受到线性时间的限时的话,那么文字系统则代表了一切理性和感性的完美交融。它不受时间顺序的影响,也没有严格的逻辑关系,多一个弯或者笔画重了一点,就会象征着完全不同的含义。一个句子信息量的大小,完全是依靠着图案的大小来展现。

原文发表|后窗
公众号(ihouchu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ag亚游官方下载地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